<ruby id="9pr7r"></ruby>

        <noframes id="9pr7r">
        <noframes id="9pr7r">
          <pre id="9pr7r"><strike id="9pr7r"></strike></pre>

          <big id="9pr7r"><strike id="9pr7r"></strike></big>
                  <track id="9pr7r"><ruby id="9pr7r"><strike id="9pr7r"></strike></ruby></track>

                  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唐山時的重要講話: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災害種類多,分布地域廣,發生頻率高,造成損失重,這是一個基本國情。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不斷探索,確立了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的工作方針,國家綜合防災減災救災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總結經驗,進一步增強憂患意識、責任意識,堅持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堅持常態減災和非常態救災相統一,努力實現從注重災后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從應對單一災種向綜合減災轉變,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全面提升全社會抵御自然災害的綜合防范能力。防災減災救災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事關社會和諧穩定,是衡量執政黨領導力、檢驗政府執行力、評判國家動員力、體現民族凝聚力的一個重要方面。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要著力從加強組織領導、健全體制、完善法律法規、推進重大防災減災工程建設、加強災害監測預警和風險防范能力建設、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礎設施抗災能力、提高農村住房設防水平和抗災能力、加大災害管理培訓力度、建立防災減災救災宣傳教育長效機制、引導社會力量有序參與等方面進行努力。

                  地震科普

                  Seismological Science Popularization

                  地震科普
                  相關鏈接

                  高孟潭:高度關注西部大地震對東部城市群與大城市的威脅

                  發布時間:2022-07-28

                  今年7月28日是唐山7.8級地震46周年。地震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將一個百年工業城市夷為平地,造成超24.2萬人死亡,超16.4萬人重傷。地震波及北京、天津等大中城市,造成唐山及其附近地區鐵路、公路及水運等運輸系統、電力系統等基礎設施破壞,嚴重影響了震后抗震救災工作和災民生活。

                  唐山大地震后的46年內,國家社會經濟發展駛入了快車道,建成了一系列國家戰略基礎設施,如西氣東輸、西電東送、南水北調、北煤南運、高速公路網、高速鐵路網和中歐班列等等。這些戰略基礎設施將西部的資源、能源、交通與東部城市群和大城市緊密銜接,對國家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至關重要。綜合媒體報道,僅2021年,西氣東輸管網系統向東部經濟發達地區輸送的天然氣就達到了1千億立方米;僅西電東送系統向粵港澳大灣區所在的南方電網輸送的電能就超過2000億千瓦小時。2021年,全國鐵路煤炭發送量達到25.8億噸,主要通過北煤南運系統向京津冀、長三角和粵港澳等經濟發達地區發送。南水北調工程實現2020-2021年度調水90多億立方米。2021年中歐班列開行1.5萬列,發送貨物146萬標箱。這些國家戰略基礎設施一旦遭遇大地震破壞,功能失效且長時期不能恢復,將對東部城市群和大城市乃至整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產生巨大的沖擊和影響。正如日本3·11大地震發生后造成燃油、電能不足,許多大企業被迫拉閘限電,產業鏈遭受嚴重影響,無法進行正常的生產活動,造成了重大的經濟損失。

                  考慮到中國大地震活動的空間分布以及國家戰略基礎設施(包括生產基地和長輸系統)的地理分布,未來西部地區大地震很可能會對東部經濟發達地區產生嚴重的沖擊和影響。西氣東輸的三大系統包括連接中亞、我國新疆與東部地區的天然氣輸送系統,連接緬甸、我國云南和華南地區的油氣長輸系統,途徑俄羅斯遠東、蒙古國和我國東北地區、華北地區的油氣長輸系統。這些長輸管線大多穿越大地震易發區和大型活動斷裂,在經過的區域內,歷史上多次發生8級左右的大地震,如1920年海原8.5級大地震,1927年古浪8級大地震等。西電東送系統的電力生產基地包括西部地區的水電生產基地和晉、陜、蒙的火電生產基地,占輸送電能的90%左右。西部水電生產基地位于大地震非?;钴S的川滇菱形塊體邊界的深大斷裂帶和青藏高原北緣及東北緣大型活動斷裂帶附近,歷史上7級以上大地震非常頻繁。西北火電基地則位于大地震頻發的大型斷裂帶附近,如鄂爾多斯北緣斷裂帶、汾渭地塹斷裂帶等。連接電力生產基地與東部發達的城市群與大城市的超高壓輸電系統,必須穿越大型地震斷裂帶。北煤南運的核心組成部分包括煤礦、鐵路和港口,大多集中在大型地震帶所在區域,如晉、陜、蒙煤炭基地均位于大型地震帶附近,核心運煤鐵路包括大秦鐵路、兗石鐵路、神黃鐵路,核心港口包括秦皇島港、黃驊港和日照港等,均面臨環鄂爾多斯等地震帶可能發生的大地震的威脅。這一區域歷史上發生了10余次7.5級以上的大地震。

                  東部城市群與大城市作為國家經濟發展龍頭已經通過國家戰略基礎設施與西部地區密切相關。東部城市群與大城市不僅受到本地地震災害的威脅,西部大地震引發的風險也正在與日俱增。應當深入學習總體國家安全觀,落實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新部署,從防控重大風險的底線思維角度,統籌考慮國家戰略基礎設施的建設與地震安全,建議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

                  1.從戰略高度統籌考慮國家戰略基礎設施的地震安全。國家戰略基礎設施遭受大地震毀壞,將危及城市群與大城市、產業基地與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與公眾生活,嚴重沖擊和影響國家社會經濟的安全發展,應給予高度重視,統籌考慮。應根據其功能中斷對國家社會經濟的影響范圍、影響程度,確定國家戰略基礎設施清單,納入嚴格的地震安全管理范疇。

                  2.通過規劃布局減輕大震巨災風險,基于震后功能最低保障和快速恢復進一步優化抗震設防標準。圍繞國家戰略基礎設施的建設和運維,定期更新專門的地震危險性圖(包括斷裂錯動、強烈地震動、地震滑坡泥石流、地震液化、軟土震陷等),通過規避高危險區域、合理布局或增強網絡連通性,有效降低大震巨災風險。圍繞國家戰略基礎設施遭遇地震后必須提供的最低功能保障和受損后的功能恢復時間及其影響,逐步完善基于國家戰略基礎設施大震巨災韌性的抗震設防標準體系。

                  3.定期評估和實時監測國家戰略基礎設施的大震巨災風險。建立專門的地震風險動態感知系統,定期評估現有國家戰略基礎設施的大震巨災風險,查找排除重大風險隱患。大地震發生后,實時動態評估運行風險,為震后搶修、恢復和重建工作提供科學依據。應圍繞國家戰略設施,通過統一技術標準,建立專門的地震災害監測預警和自動處置系統,減少因地震導致重大事故的風險,減少恢復運轉難度和時間。

                  4.應針對大震巨災風險,在明確責任分工的前提下,制定有針對性的預案,提升應急處置和恢復能力,做好物資儲備,定期開展演練,平戰結合,常備不懈。一旦發生大地震,可以迅速開展恢復、搶通和重建工作,減少地震災害對社會經濟的沖擊和影響。

                  5.圍繞國家戰略基礎設施加強地震基礎研究和關鍵技術研發。充分利用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中國地震科學實驗場建設的機遇,圍繞西部大地震與國家戰略基礎設施的地震安全,推進相關基礎研究和關鍵技術研發。

                  被警察啪啪H
                  <ruby id="9pr7r"></ruby>

                        <noframes id="9pr7r">
                        <noframes id="9pr7r">
                          <pre id="9pr7r"><strike id="9pr7r"></strike></pre>

                          <big id="9pr7r"><strike id="9pr7r"></strike></big>
                                  <track id="9pr7r"><ruby id="9pr7r"><strike id="9pr7r"></strike></ruby></track>